芷二

依然一笑作春温 天涯踏尽红尘

药丸



“吞下它,你便天下之事,知无不尽了。”

这里是∞9012年。在这里,多数人们会在还未睁眼看看这个世界时便被指挥吞下一颗药丸。它赋予了人们渊博而没有尽头的知识,并日益更新。这是一个知识共享的时代,是一个平步青云似乎与知识无关的时代。人们对各类奇闻异事经学史论信手拈来,在这里,上帝赋予人类的学习能力似乎在大脑中显得赘赘多余。

  南山似乎是这个世界里最后没有吞下药丸的人了。在他降生时,父亲似乎没有同意医生按照惯例给他的儿子喂下这颗似乎装着全世界的药丸。

  南山的生活似乎也没有因为从未拥有过这颗药丸而有任何的与众不同。南山还是南山,一个隐藏在茫茫人海中的小人儿。他所与人们缺少的学识,似乎在与人相处中也甚少被人所提及。

  “你去过草原么。”南山常常问身边人这句话。

  “草原?什么草原。热带的?寒带的?..”

  “父亲说风吹草低见牛羊。大概是那里的草原吧。”

  “蒙古的草原啊。西北的草原..嗯..没有去过,但书里说,温带大陆..。”

  “哦。”

  南山问过许多这样的问题,“你见过雪山么。你见过大海么。”但似乎每个回答者都给了他同样的答案。在书里,在某个人的游记里那个地方是这样的。

  小时候父亲常告诉南山,人生的路要自己去走,人世的风景要自己去看。看过了,不后悔了才不枉来这一遭。后来父亲带着南山去过西北的草原,这里的风来自北方荒芜的平原,一马平川的来到原上,风疾驰着似乎永远没有停下歇的打算。,原上野草长的极高,天空如同歌里唱的那般悠远。野草的气息同城市里青草的气味多了几分刚劲。

  或许有些东西被完整的整理在书里,但文字毕竟只有黑白两色,而世界是由无数种色阶拼接而成的巨大拼图,只有亲手把这幅巨大的拼图完成,你才能感受到整个世界。

  大概在这个时代,人们总是缺少了什么吧。


他本是一世无双。

飞贰好好嗑。wsl

我从未如此厌恶我的家庭。


母亲从小告诉我,要结算着过日子。



家里穷。


可母亲月里置办衣服首饰,健身话剧衣服首饰慈善放


生花去六七千。还学什么佛法假装慈悲。


姑姑送给我的衣服,包,护肤品,她总说我用不到,


一并自己拿去用的开心。


姥姥迂,不愿花钱吃药,天天吃些保健品骗自己。


逛街时,一两百块的衣服她常说那东西贵的败家。


邻居家的男孩买九百块的篮球鞋被她骂混蛋。


与她何干呢。


父亲最喜欢信口开河。自以为博学多才,然则草包也


算不上,不知哪里看来野史杂谈被他奉为真理。


他又最是自私,每日在家中放着巨大的声音玩些无聊


肮脏的游戏。


好吃懒做,每日躺在床上如同废人一般。自以为富


有,日日胡乱挥霍,却在家人身上省之又省。


自以为孝顺,在家中对着爷爷奶奶呼来喝去,毫无尊


敬。


自以为爱妻,却日日躺在床上装大爷把繁重家务都堆


给母亲。


恶心至极。


如果有一日,与他们死生不复相见。


吾喜不自胜。


一天晚上回家,有个怪怪的老爷爷跟着我。楼道里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只有他嘴上烟头的一点亮。我家在三楼,我从楼下上去,他从楼下下来。遇上了,他用奇怪的眼神看了我一眼,等我走到楼道尽头的家门口掏钥匙的时候,他的剪影出现在的三层的楼道口。当时以为他是看我女孩一个人,跟踪。后来想想可能人家也只是想在三楼的垃圾间丢个烟头。想想自己当时关上家门,脑子想的竟然都是他为什么不弄死我。弄死了多好..最近真是丧。

就他们为什么永远觉得我不学习呢..

永远的老十 永远的Dennis T en
愿天堂仍有你热爱的冰场

画技渣...晴明大人贝尔曼